当前位置:首页 > 鸽海人生 > 猎“隼”阿乐

猎“隼”阿乐

来源:赛鸽天地网 作者:吴斌 点击:3833 发布时间:2012-12-27 16:57

————鸽友系列故事之一  

    阿乐姓乐,外号猎隼。现年三十八周岁,面容清秀,皮肤白净,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平头,略带“少年白”,金丝眼镜下面闪烁着一双狡黠的目光,声音爽朗,语速偏缓,性格乐观,爱表现,喜言谈,一咧嘴就显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阿乐是鸽友茶馆的常客,他记性好、见识广,又能把原本平淡的事情说得生动有趣,他一来,身边就会自动聚集很多鸽友,因为大家都喜欢听阿乐摆“龙门阵”。而阿乐也以此为乐,经常说得一群人时而屏声静气,时而前仰后合。
    同时,阿乐也是个有争议的人,有人说他为人狡诈,处事势利;也有人说他思维敏捷、鸽术精湛;更有人说他古道热肠、与人为善;还有人说他两面三刀,过河拆桥…….但不管什么评价,大家都普遍认同阿乐对养鸽的独到见解和成绩。
    进入正题之前,先普及一下关于“猎隼”的知识。猎隼体重510-1200克,体长278-779毫米。常栖息于低山丘陵和山脚平原地区。在无林或仅有少许树木的旷野和多岩石的山丘地带活动,常常可以瞥见它那一掠而过、搏击长空的英姿。猎隼主要以中小型鸟类、野兔、鼠类等动物为食。每当发现地面上的猎物时,总是先利用它那像高速飞机一样可以减少阻力的狭窄翅膀飞行到猎物的上方,占领制高点,然后收拢双翅,使翅膀上的飞羽和身体的纵轴平行,头则收缩到肩部,以每秒75—100米的速度,成25度角向猎物猛冲过去,在靠近猎物的瞬间,稍稍张开双翅,用后趾和爪打击或抓住猎物。此外,它还可以像歼击机一样在空中对飞行的山雀、百灵等小鸟进行袭击,追上猎物后,就用翅膀猛击,直至猎物失去飞行能力,从空中下坠,再俯冲下来将其捕获。
    简而言之,“稳、准、狠”,这是猎隼的特点。而阿乐获得“猎隼”的外号,也绝非浪得虚名,窃听洒家娓娓道来。
    一战成名  少年初露峥嵘
    公元1992年秋,阿乐刚满17岁,初一就辍学在外混迹几年后,他终于顶了老爹的班,进了城。他那个班上得很闲,上三天耍四天,于是从小就爱好养鸽的他便将大多数时光打发在鸽友茶馆和鸽市之中。鸽友们不经意发现,总有个身形瘦削、模样机灵的戴眼睛的小孩默默地坐在旁边,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听着他们聊天谈鸽。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谁也没在意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转眼又到了春赛繁忙的季节,小孩非常勤快地帮着鸽友提提鸽笼,捉捉鸽子,慢慢得到不少鸽友的喜欢。老刘就是其中的一个。
    五百公里比赛完,就即将进入到大家最热衷的七百公里比赛,指定鸽赛也由此进入高潮,有好事者牵头,来了个猛烈的:两千元一组,一组两只。比多比快,伯马制,见鸽当天结束。
    正当鸽友都在思量自己该上还是不该上,该上那两只鸽子的时候。平时很不起眼的小朋友阿乐发飙了。他提出要指定老刘两只鸽子去打指定,一石激起千层浪,惊煞了茶馆的众多鸽友。
    为什么呢?因为老刘虽然养鸽子七八年了,但七百公里从来没回来过鸽子。指定他的鸽子,不是自投罗网、死路一条吗?鸽友们都对阿乐这行为或是好言相劝或是讥讽或是摇头。本地出名的“毒舌”老秦更是评价阿乐的行为是:耗子想和猫交配—找死!老实本分的老刘也极力劝阻阿乐不要指定自己的鸽子,这两千块可不是小数目。
    但阿乐平时笑嘻嘻的脸庞居然露出异常坚毅的神情。他是哑巴吃秤砣—铁了心,老刘也只能应了。钱是阿乐四处借的、凑的,和老刘说好,输了老刘概不负责,赢了奖金对半开,这段时间参赛这两羽鸽子的调养由阿乐全权负责。
    于是,赛前阿乐天天没日没夜地跑老刘八楼楼顶的鸽棚。至于干了些什么后来说法很多,有的说喂的蜂王浆;有的说喂的蛋白粉;有的说喂的枸杞大枣人参;还有的说喂的进口壮阳药。而“毒舌”老秦的说法是阿乐到遂宁的广德寺请了道“神符”。对这些五花八门、荒诞不经的说法,阿乐都不置可否地笑笑。
    参加七百公里比赛的赛鸽终于如期放出,指定鸽共十组参赛,总奖金两万。当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到了下午六点,还不见鸽,老刘早已失望地去茶馆喝茶去了,只有少年阿乐依然坐在竹凳子上,目光坚毅地注视着鸽子归来的北方。果然不出他所料,一个黑影从远方飞来,径直落到老刘鸽棚顶,正是阿乐指定鸽之一。黄毛小子阿乐指定老刘的鸽子当天七百归巢的消息立刻不胫而走,引起鸽友一片哗然。闻此消息后,“毒舌”老秦也是一脸尴尬,面皮发臊。
    最后的结果是当天仅归此一只,阿乐和老刘独得两万。按约定均分了。
    当有人问阿乐为什么就笃定老刘鸽子能归巢,阿乐幼稚的脸庞露出纯真的笑容,回答道:“信则灵,不信则不灵。”
    更让人惊奇的是:从此以后,老刘七百公里再也没归巢过鸽子,直到去年因病去世。
    一蹴而就、一战成名,阿乐的身上自然增添了不少荣耀的光环和赞许的目光,不知是哪个鸽友,随口喊了阿乐一声“猎隼”,大家慢慢附和之,居然就堂而皇之成他了众人皆知的外号。但鸽友这个群体是天下最倔强的群体,许多人对这个毛头小子还是不服气,这娃娃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公棚冠军  爹妈总价八百
    后来,阿乐结婚购房养鸽,成绩也还不错。慢慢地也结交了很多好朋友,朋友们也比较喜欢让阿乐来帮着选选鸽,配配对。老杨就是其中之一。
    春节刚过,老杨准备进行种鸽配对,他喊来了阿乐帮着看看,参谋参谋。
    老杨种鸽近两百,名鸽良种很多,赛绩也很好,冠军高位不断。阿乐一边谦逊地表达着自己的意见,一边用目光搜寻着中意的种鸽配对。老杨一边抽烟,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听着阿乐的话。
    两小时后,阿乐从种鸽棚提出一对鸽子。老杨看看足环,查查血统。雄鸽是只麻花砂眼,血统是詹森;雌鸽是只麻插砂眼,血统是詹吉。两只鸽子都是本地某鸽友借老杨八百元钱,无法偿还,就用这俩鸽子抵债来的。雄鸽除了眼睛还看得,其他无一是处,后腰弱又散尾,肌肉也很干瘪;雌鸽肌肉还行,但眼睛色彩很淡,耻骨软,而且张很开。
    阿乐笑着说:“这对鸽子配起是绝配。”
    老杨好像感觉是听错了,说:“啥?绝配?我还准备杀了呢。”
    阿乐坚定不移地说:“真的是绝配,不信你试试。”
    老杨露出揶揄的笑容,说:“既是绝配,你就拿去试试吧。”
    阿乐屁颠屁颠把这对鸽子提了回去。第一对,出了两只,病死一只。活出来那只阿乐就送了公棚。结果,飞了决赛15名。阿乐老打老实将实情告知老杨,事实让老杨信服了。于是收回这配对继续作育幼鸽送公棚,又先后飞出某公棚决赛冠军以及很多高位。决赛冠军又于去年作出某公棚决赛亚军。成就了一路成绩显赫、名震一方的优秀血统。
    阿乐给老杨选配鸽子飞公棚决赛冠军的事情也随即传开,名声变得更加响亮。当很多人问阿乐为什么要这样配对的时候,他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有钱的多买种鸽,没钱的多动脑壳。”
    远交近亲  特比连显神威
    阿乐朋友很多,感觉到自己朋友种鸽不给力的时候,他就会到朋友处借种鸽用用。这不,他在老袁那里借了只雄,感觉到自己棚里无雌可与之搭配,又向胖哥老吴求援。
老吴是本地一流高手,棚里种鸽也算济济一堂,不乏出类拔萃的各色种鸽。阿乐进去溜达了一圈,捉捉看看摸摸,不一会儿,他捧了一只体型偏小、嗉囊处有翻毛的砂眼灰雌出来。老吴十分惊讶,因为这只鸽子老吴从来就没看上眼,虽然血统不错,但肌肉骨架膀条都极其一般,从来没启用它配对出崽。这么多容貌上佳、身材一流的“佳丽”们,号称精通鸽道、知鸽善任的“阿乐”居然只看上这只不起眼的“翻毛雌”,老吴不由得对“阿乐”的鉴鸽水平表示怀疑,不由得说了几句嘲笑讥讽的话。
    阿乐没过多辩白,只是斜眯着眼睛,微笑着说:“这鸽子好得很,肯定会做出高位鸽,不信你看”。四百度的镜片后面,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智慧光芒。
    老吴的“翻毛雌”配上老袁处借的雄,很快下了第一对蛋,阿乐套了一枚四月龄特比环,另外一只让老吴买了同样的特比环套上。老吴不好违逆阿乐的好意,勉强接受了。
    四个月后,比赛结束。阿乐那只特比环飞亚军,老吴那只飞8名,而老吴参赛的其他特比环鸽子,却一只未归。从此后,老吴对“阿乐”敬仰之情如滔滔嘉陵江水连绵不绝。
    故事到此还没结束,接下来俱乐部又要发秋赛特比。
    阿乐又找老吴借鸽子,老吴欣然同意。阿乐一眼看上“翻毛雌”的平辈雄,说要拿回去配亚军雌,出特比。
    舅舅配外甥女出特比,老吴很是怀疑,但阿乐的目光依然很坚定。阿乐仍旧叫老吴套这种配对的特比环,老吴委婉地拒绝了。
    几个月后,秋季特比环比赛如期举行,赛况极其惨烈,几百只鸽子当天回来不到十只,而阿乐那只近亲回血特比鸽傲然归巢了,六名。而老吴参赛的近十只鸽子无一归巢。
    老吴又碰见阿乐,没了言语,只是信服地竖起了大拇指。
    后来有人问过阿乐打这两场特比赛的经验,尤其是配对的技巧,阿乐回答:“远交近亲只是手段,关键是你要知道自己要的是啥结果,就行了。套用一句广告词:“谁能挡住你,是别人还是你自己,如果你知道去哪,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阿乐以他对信鸽“种养训赛”的独特视角理解,演绎出了人文气息浓厚、情节引人入胜的各种故事,让人为之赞叹、击节叫好。时至今日,故事都尚未结束,精彩仍在延续……
    (后记:本故事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创作而成,请勿对号入座。)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